今年全球金融经历渡劫与重生 哪一个金融品种最抗压-外汇趋势分析


  原标题:2020年全球金融:渡劫与重生

  张锐

  经受住新冠肺炎的撕咬,得益于宽松货币政策的托举,吸收着积极财政政策的营养,合应着经济复苏的节奏,全球金融市场在过去一年中走过了一段挣脱至暗与寻求微光的坎坷路程。最终,无论是权益类资产还是风险资产,不管是黄金白银还是石油钢铁,都在经历了渡劫性洗礼后重启向上而生的螺旋。

  2020年新年开局,道指与纳指竞展过去一年强劲升势,蠢蠢欲动地试图摸出历史新高,不料高位盘整20天后却被凶猛而来的新冠肺炎按住龙头,巨量资金惶恐夺路而逃,道指惊现一日约3000点的史诗级暴跌,且接下来数日之内上演了5次熔断的惊魂大戏,最终道琼斯与纳斯达克指数均被砸至5年来的最低点,特朗普主政时期美股的全部涨幅被悉数吞没。遭遇熔断之殇的不只美股,一天之内还有巴西、加拿大、泰国等11国股市均发生惨烈“熔断”,最终倒逼包括英国、意大利和韩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紧急推出不同程度的限制卖空政策。

  值得庆幸的是,还没有等到各国监管机构对限制性卖空进行解冻,全球股市便在经济回升与宽松货币政策的联袂推动下从低外汇趋势分析点躁动,接着纷纷比肩攀高,最终美国三大股指在2020年成功抵达历史最高点,日经225登上30年的最高位置,新兴市场国家中的印度孟买SENSEX也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股市创出历史最高纪录的第二个国家。综合看来,虽过去一年中各国股市跌多涨少,但美国、中国两大市场所占全球上市企业的市值最大,由此带动2020年全球股票市场总市值在历史上首次突破100万亿美元。

  与股市受到全球宽松货币政策的强力提振完全不同,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和开启无限QE的极限政策却将债券市场收益率强摁到了地板之上,其中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触及0.487%的历史低点,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也创下0.974%的新低,两种产品历史上首次跌破1%的门槛,且至2020年底10年美债收益率依旧被压制在1.00%以下。不仅如此,伴随着基础货币利率的手法被许多国家所复制,负收益率债券过去一年中在全球大面积丛生,日本、德国与瑞士等国的多期限债券品种负值区间的持续下移且不说,英国也加入到了国债负收益率的阵营,其2年期国债收益率跌入负值区间的最底部位置,而与此同时,中国首次以负利率发行了5年期的欧元债券,至2020年底,全球负收益债券市值升至18.04万亿美元,创出历史最高新纪录。

  当然,被宽松货币政策摁住头颅的还有在过去10年中一路攻城掠地的美元。从103这一年度高点拐头朝下,美元过去一年中再也没能恢复元气,最终以全年收出一根长度不短的阴线垂头丧气而去。发达经济体货币除了欧元和澳元获得了不错的年度表现外,其他大多数货币甚至包括IMF货币篮子中的主流货币均无一出彩;而在新兴市场,除了人民币一花独放之外,更多的主权货币不仅没能看到升值的曙光,反而出现集体性塌陷,其中巴西雷亚尔、伊朗里亚尔以及阿根廷比索等货币均沉落至历史最底部,伊拉克央行干脆宣布本国货币第纳尔一次性兑美元贬值约20%,成为该国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货币贬值。

  之所以出现以上汇率现象,归根结底就是非美国家在疫情之后经济复苏强度弱于美国,难以形成对本国货币的支撑之力,而且日本等国采取的惯性量化宽松也对本国货币构成了不小的压力。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面对疫情的残酷侵蚀所能调动的医疗基础设施以及财政公共资源相当有限,加之负债沉重,但出于防控疫情与提振经济之需又须增大财政支出,公共税收匮乏的情况下不得不继续对外举债,形成老账不能还新账再压顶的恶性循环,违约风险乍现的压力下国际资本纷纷夺路而逃,市场“用脚投票”力量的联合打压令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很难逃脱损身折骨的劫数。

  与股市、债市和汇市相比,过去一年中大宗商品市场中活跃的诡谲力量更令人感叹。观看国际市场原油期货K线图很容易发现,2020年开市后仅仅在前一年的位置维持了三天,纽约NYMEX原油期价与伦敦布伦特原油期价便开始大幅跳水,而且动辄近10%的日跳水幅度让原油产品的投资者惊慌失措和面如土色,甚至过去一年中原油市场价格还创下了日跌35.78%的罕见历史纪录,个中直接原因就是作为欧佩克+成员的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围绕原油减产协议展开公开对仗,在双方近乎失去理智的增产口风威逼之下,市场闻风丧胆,原油价格遭遇多次暴击。

  让好斗者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到双方决出胜负,接踵而至的新冠肺炎再次对原油价格形成重创,纽约NYMEX原油期价和伦敦布伦特原油期价分别被推到6.5美元/桶和15.98美元/桶的历史最低点;现货市场上,油价出现一日重挫300%的惨淡景象,随后出现结算价格为-37.63美元/桶负油价,世所罕见。幸亏,全球经济的回升将几乎跌入绝境的国际油价拉了回来,随后便展开力度不小的日级别反弹与上攻,全年纽约NYMEX原油价格与伦敦布伦特原油价格均收出了一根饱满的阳线。

  作为大宗商品的重要成员,避险资产黄金从2020年年初的1500美元/盎司开始起步,最终突破2000美元/盎司的关键价位后最终升至年度记录也是历史最高记录的2069美元/盎司位置。紧追黄金价格,白银也是一路走高,直至升到过去七年的最高点。同样,虽然铜、铝、锌等主流金属品种因疫情之压起初出现了幅度不浅的回调,但全球经济复苏所传导出的托举之力最终还是推动铜价创出近8年的新高,铝、锌等各收获两位数以上的涨幅,而且铁矿石更是创出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期价,并成为2020年涨幅最大的大宗商品。

  如果要问在新冠肺炎疯狂肆虐之下哪一种金融品种最能扛打与耐压,那一定是非比特币莫属。从年度最低点开始起步,一路攻城拔寨最终年底突破2.4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这一年比特币狂飙幅度超过了200%,成为全球货币系列中升值最猛的币种。受此影响,包括火币、以太币等在内的加密数字货币都出现了惊人的年度涨幅,而数字货币阵营的集体增色也令外围商业资本外汇趋势分析迈大了加持的步伐,一年中机构投资者向加密货币基金和产品注入了超过30亿美元的额度,为历史次高水平。比特币暴涨的背后是全球法定数字货币研发与落地的风起云涌。按照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全球66家央行中,80%的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10%的央行即将发行本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全球范围的资本并购交易规模虽从2019年的2.9万亿美元缩减到2020年的2.3万亿美元,但微观领域的资本联姻所迸发的亮点依然格外灿烂。除了英伟达悉数收购了软银名下Arm的全部股权并由此产生了有史以来全球最大规模的半导体收购案外,康菲石油公司完成了对钻探公司康乔资源的收购同样成就了2020年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案;与此同时,全球第二大保险经纪公司怡安保险集团收购了业内第三大的韦莱韬悦,由此也锻造出了全球保险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并购交易。从国别看,在由商业资本搭建起来的全球并购大花园中,美国如同往年一样占尽风情,全年前50大交易有近一半发生在美国,相应地并购交易量占了全球并购交易总量的约10%,而紧跟美国后面的是中国与日本,表明那些可有效管理疫情的国家的企业更能在全球资本并购中抢占先机。